pase

主要吃吃粮

再糊一个B细胞系的脑洞

突然脑洞……如果说B细胞是一波中二少年的话……抗体是啥嘞?本来觉得IgADMGE好像很适合一波小朋友……然鹅这样就太诡异了吧

啊!如果T细胞是法系、中性粒NK巨噬是战斗系的话,B细胞机械师吧!然后抗体是产生出来的小机器人!

IgM是第一代,可以很快造出来。这个属于基本技能吧,conventional B可以合成,B1细胞和spleen的边缘区B也能(甚至是主要地)合成,亲和力比较低,但是一个J-chain molecule就能稳定其合体为5聚体,多价抗原可以结合得很好,扒住细菌之后作为基座很适合补体结合)但是合体了之后就只能在血流、淋巴之间活动了,打不了室内战(挤不进组织嘛)。

(对不起这里满脑子都是镜里面的征天军团,大概想象成小型无人机版的飞行器)IgA是比翼鸟的话,可dimer(连接装置意外的还是J铰链),IgG和IgE就是风隼啦。都比较小,活动性较好。(毕竟是涉及战斗机器系的机器人)通常只有经过注册的机械师在GC经过改造训练(hypermutation)之后才能制造。比较玄学的一点是IgG4可以换翅膀(heavy chain dimer裂开)!

IgG和战斗系和补体们的关系比较紧密,类似空中哨兵的存在,调理作用强,也直接参与中和。但IgA就不行,遇不太到别的队伍,就自己上(直接中和)。IgA当然不是在战场上合成的,但是在前线后方附近被制造出来的比翼鸟,结合到plgR上验明身份之后就塞进泡泡里传送到战场(例如体腔的粘膜面)。

IgA和IgG也会在不同世界位面之间传递去支援子世界。IgG会被两个FcRn揪住尾巴穿越胎盘,或者拽住从母乳初乳来的IgG从肠道到血液

然而IgE造出来不久就黏到肥大细胞小姐姐(都说了是mast!cell!)身边,然后小姐姐就开始喷洒组胺


T helper是辅助T司令们

#本质大概还是笔记吧 试图认真写成人设的样子但是把相关的内容理清楚就花了好久

##脑内工作细胞画面循环播放可能也受了影响,姑且还算是细胞拟人的二次加工?

###真希望自己能学好免疫


      TH1大概是那种比较成熟、比较切开黑的辅T司令,TH2则是更……理想主义一些,容易更针对外部抗争(excellular的感染)而非TH1更侧重的情报工作。这两位比较容易掐起来,相比TH1更可能引起细胞层面的杀伤(【TH2:知道什么是IL4吗】喂!不要总是对自己人动手啊!),TH2抗体相关的反应也可能有立马出现的Ig超敏debuff(【TH1: IFN-γ摁你】请务必还是冷静一些)


      TH1这种型就比较容易和巨噬细胞这种超凶大姐姐型的细胞交流,让他们对胞内抗原的作用更凶,传递信号用的是IFN-γ。IFN-γ对他们来说真的有很重要的意义吧,从还天真(naive)的时候开始,就接受着来自NK(activated group1 ILCs)和其他TH1前辈的IFN-γ教导了,等到学会了自己产生了IFN-γ,更是为此坚定了信念。学习的过程似乎并没有这么轻易啦,接收到IFN-γ刺激之后,激活的是STAT1(IL12激活了STAT4),总之掌握的转录手法是在拿到超差牌也能保持扑克脸的T细胞赌桌秘技→T-bet!(这什么智障联想啊)对于TH1而言,拥有一张poker face(T-bet!给我清醒一点)才是达成成熟的master (regulator)成就!

      TH2招募的是嗜酸(IL5)嗜碱(IL4)和肥大细胞,粘膜免疫(IL13)和寄生虫(双马尾的嗜酸性粒小姐姐!)相关TH2挑选后辈的方式也很糙,(大概是helminth等 的几丁质来的时候)就是和嗜酸嗜碱和肥大细胞一起,直接“朋友来加入我们吧!”啊不,疯狂吐IL4,逮到一个naive就直接激活STAT6、促进GATA3,迅速教会小朋友产生IL-4和13,然后你就走不了啦!

     

      TH17大概是17岁少年吧,觉得中性粒细胞的制服很酷但又有点傲娇,总是用IL17去怂恿局部组织的上皮细胞和基质细胞在有感染的时候发出chemokines找来中性粒细胞。但是也专心干活的,给他们IL22来激发antimicrobial peptide杀杀菌。但是毕竟还年轻,两位前辈的IL4和IFN-γ都能摁住他。

      相反的,和Treg的关系反而比较好,因为在TGF-β和IL6占优的时候更容易出现;IL6(和IL23)→STAT3→RORγt从受体到 master regulator的一路还是比较通顺的。不过实际上Treg往往顾不上,是innate immune cell被激活的时候产生这一波因子。因为还比较少年,自己不能直接产生IL-6激活自身, 但不管怎么说IL17的产生还是能促进innate immune cell 产IL6的,虽然曲折了一些,也还ok吧。


      TFH看上去像神游天外的甩手司令,实际上技能确是散人技能树,属于超欠的那种前辈。一般不和T细胞家族呆在一起,反而整天和B细胞腻歪。你说他认真和B细胞搞个cp也就算了,然而却沉迷养成,从naive B下手,还美其名曰教导他们怎样去生发中心玩,不过给B的IL-21确实是挺有用的资料,能让B们迅速增殖并且分化成浆细胞。不过实际上还是对其他辅T司令暗中非常关注,虽然不和他们一起玩,但是把技能都学了个遍,IFNγ他也有,拿来激活B来产生调理作用的IgG去帮助type1的反应;有时候也能给IL-4让B细胞分化,产生IgE,让嗜碱和肥大细胞释放granule→这就是type2的活了嘛;甚至连IL17都不放过(果然是腹F黑H细胞啊)

      但是因为本身比较玄学,人工根本诱导不出来。只知道IL-6大概挺重要的。然后Bcl-6使得他们能转录出CXCR5,这是撩B的重要前提,毕竟可以通过CXCR5与B cell follicle里的CXCL13搞好关系,混迹在follicle里;另外ICOS是撩B的关键手段,因为B有ICOS的ligand,只有有了它才能和B好好交流。


      Treg是一个超冷漠御姐范的小姐姐,等其他辅T细胞(尤其是看上去很前辈实际上总是像小学生一样互撕的TH1和TH2)high过分了上去就是一个TGF-β摁头,“再给我激活试试看?” 可以通过CD4+CD25+FoxP3+的标记识别她们

      虽然悄悄地看重与TH17的联系,(因为他们的生长环境都有TGF-β),但由于理念不同,她和TH17的工作还是对立的。她讨厌炎症和自体损伤,因此只在IL-6不存在时出现。当然,成长环境并不由她说了算,那些innate immune cell是因为有pathogen才产生IL6的,在环境稳定的情况下,IL6比较少,at-RA更多一些,所以她维持免疫细胞们安安分分的工作也更加重要,除了IGF-β之外,IL10也是她常备的镇定剂。

      另外,尽管是一个小队的,其实Treg也悄悄分了两组,nTreg是胸腺里的CD4,有高表达的CD25,CD62L(L选择素受体)和CTLA-4,擅长近战摁头;而iTreg是在外周激活来的,也表达CD25和CTLA-4,主要是喷洒镇定剂。CTLA-4夺走APC上面的B7,CD25夺走IL2(自己又不产生IL2,亲和力又高),IL10又能抑制APC产生炎症相关的细胞因子,总之就是各种手法,沉迷于冷却技。




没有了。哎……想看战斗系免疫细胞的故事

虽然不会有人看但是万一谁看到了恰好发现哪里整理错了请告诉我


【白黑】预告结束,it's show time 给宫君的《预告犯》

         @Miya参上 晚了好久还是要说一声“完结撒花”呀!一直对宫君多线程更新异常佩服,回顾一下才意识到原来这篇当时似乎是和后日谈并行的,真是还挺久远的呢。打开tag重新回顾了整篇文章,也试着以这样的方式记录下感想吧。

        “一个警察与小偷”的设定。看到最初一话的时候并没没有对这个预告有太多想法,依旧是对立的身份,怪盗还是那个怪盗,连日常也仿佛是原来的日常。然而这一纸证书,改变的虽然只是白马的身份,官方背景造成的视角和立场的偏移却确切产生了改变。

        即便在人们观念中往往以正义的形象出现,侦探这一角色,实际上还是非常个体性的。他们的行为取决于他们的思想和观念而不必束缚于作为执法者的责任。他们甚至可以与怪盗拥有默契,甚至可以向共犯倾斜。想到这里,我大概能感受到白马作为警官形象出现给我微妙违和感的来源了。在拥有了侦探的视角和与行为方式之后,他其实与那种体制内的画风格格不入的。

        从连“模仿犯”都不存在的报案开始,“什么都没有发生”反而是剧情紧张的BGM。

        一句“裹切者存在于内部”便好像看到了令人发寒的一角。在很多设定在那个次元故事中,尽管基德的设定注定没有同一立场的同伴,但我们都隐隐相信尽管在对峙时不留情面,怪盗和“红方”之间有某种默契的。当这个前提被改变之后未能及时更新的情报便可能造成无法预期的后果。

        被一起困在寒冷的地窖里仿佛是伙伴们关系推进的惯例,但没有绝处逢生的欣喜,没有抓出幕后黑手的突进,仿佛虎头蛇尾的一场闹剧就谈不上结束。看起来被刻意忽视的警告和高中生的日常,这种微妙的平衡,仅仅一句“通过了开枪许可”便被击碎了。

        直到现场反常情况出现,才意识到果然是错过了什么啊。之前以玩笑的形态提出的“催眠”已然以其不被觉察的方式进行了。随着枪击而暴露出的矛盾,浮于新闻表象的冲突和深入在不可言说范畴之内的威慑。

        其实这里的话题可以有更多复杂而阴暗的展开,但与其将那些浮沉与灰色地带的话语挑明,我反而更希望看到这样的画面。那两个少年是即便知道那些言外之意和黑暗中的暗流,也能够露出平和的笑容,拥有哪怕只是片刻的属于高中生的鲜活的日常,保留属于他们自己的颜色。

        《预告犯》里真的让人看到了白马更丰富的一面啊,基于不多描写进行的展开和塑造在合理性之外又有了别样的触感。不管是作为新人与警视厅他人的交流也好,会掌握安全屋所在、“窝藏”伤患,会持枪独自与spider对峙也好,糅合了“其实什么都不懂的高中生”和“可靠的侦探(向同伴乃至共犯努力中)”特性的设定,在这个背景下显得恰到好处。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白马升级为共犯,这样作为新的开端也让人想要露出一个微笑了。预告部分结束,后面会有怎样全新的故事,不妨就像基德每一次发出预告那样,选定观众席位,期待一句it's show time拉开的帷幕。红茶加糖的午后也好,由灯光照亮的夜晚也好,尚且不知道前方发会发生什么,也无需知道。

        宫君的故事的结束似乎往往没有明确的完结感。就像在日常的表面撕开一个小口,凑近去看暴露出的什么,之后又若无事的缝合好,回到远景的视角。不过确实,不是所有故事都需要一个棱角分明的结局,有精彩的波折也好,是平常地进行也好——故事还在继续,这就足够了。

        最后,感谢宫君近十个月来(哇)名为《预告犯》文字带来的感动,是应该认真的说一句“谢谢款待”呢。第一次写长评,发现和在评论区刷爆字数限制的感觉全然不一样呢、interesting、胡言乱语还请不要太在意(捂脸) 。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