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e

主要吃吃粮

【白黑】预告结束,it's show time 给宫君的《预告犯》

         @Miya参上 晚了好久还是要说一声“完结撒花”呀!一直对宫君多线程更新异常佩服,回顾一下才意识到原来这篇当时似乎是和后日谈并行的,真是还挺久远的呢。打开tag重新回顾了整篇文章,也试着以这样的方式记录下感想吧。

        “一个警察与小偷”的设定。看到最初一话的时候并没没有对这个预告有太多想法,依旧是对立的身份,怪盗还是那个怪盗,连日常也仿佛是原来的日常。然而这一纸证书,改变的虽然只是白马的身份,官方背景造成的视角和立场的偏移却确切产生了改变。

        即便在人们观念中往往以正义的形象出现,侦探这一角色,实际上还是非常个体性的。他们的行为取决于他们的思想和观念而不必束缚于作为执法者的责任。他们甚至可以与怪盗拥有默契,甚至可以向共犯倾斜。想到这里,我大概能感受到白马作为警官形象出现给我微妙违和感的来源了。在拥有了侦探的视角和与行为方式之后,他其实与那种体制内的画风格格不入的。

        从连“模仿犯”都不存在的报案开始,“什么都没有发生”反而是剧情紧张的BGM。

        一句“裹切者存在于内部”便好像看到了令人发寒的一角。在很多设定在那个次元故事中,尽管基德的设定注定没有同一立场的同伴,但我们都隐隐相信尽管在对峙时不留情面,怪盗和“红方”之间有某种默契的。当这个前提被改变之后未能及时更新的情报便可能造成无法预期的后果。

        被一起困在寒冷的地窖里仿佛是伙伴们关系推进的惯例,但没有绝处逢生的欣喜,没有抓出幕后黑手的突进,仿佛虎头蛇尾的一场闹剧就谈不上结束。看起来被刻意忽视的警告和高中生的日常,这种微妙的平衡,仅仅一句“通过了开枪许可”便被击碎了。

        直到现场反常情况出现,才意识到果然是错过了什么啊。之前以玩笑的形态提出的“催眠”已然以其不被觉察的方式进行了。随着枪击而暴露出的矛盾,浮于新闻表象的冲突和深入在不可言说范畴之内的威慑。

        其实这里的话题可以有更多复杂而阴暗的展开,但与其将那些浮沉与灰色地带的话语挑明,我反而更希望看到这样的画面。那两个少年是即便知道那些言外之意和黑暗中的暗流,也能够露出平和的笑容,拥有哪怕只是片刻的属于高中生的鲜活的日常,保留属于他们自己的颜色。

        《预告犯》里真的让人看到了白马更丰富的一面啊,基于不多描写进行的展开和塑造在合理性之外又有了别样的触感。不管是作为新人与警视厅他人的交流也好,会掌握安全屋所在、“窝藏”伤患,会持枪独自与spider对峙也好,糅合了“其实什么都不懂的高中生”和“可靠的侦探(向同伴乃至共犯努力中)”特性的设定,在这个背景下显得恰到好处。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白马升级为共犯,这样作为新的开端也让人想要露出一个微笑了。预告部分结束,后面会有怎样全新的故事,不妨就像基德每一次发出预告那样,选定观众席位,期待一句it's show time拉开的帷幕。红茶加糖的午后也好,由灯光照亮的夜晚也好,尚且不知道前方发会发生什么,也无需知道。

        宫君的故事的结束似乎往往没有明确的完结感。就像在日常的表面撕开一个小口,凑近去看暴露出的什么,之后又若无事的缝合好,回到远景的视角。不过确实,不是所有故事都需要一个棱角分明的结局,有精彩的波折也好,是平常地进行也好——故事还在继续,这就足够了。

        最后,感谢宫君近十个月来(哇)名为《预告犯》文字带来的感动,是应该认真的说一句“谢谢款待”呢。第一次写长评,发现和在评论区刷爆字数限制的感觉全然不一样呢、interesting、胡言乱语还请不要太在意(捂脸) 。比心~